朱光耀:“十三五”时期中国外部环境面临四大挑战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3-29 16:02
  • 人已阅读

  浦东新区八佰伴邻近的广场以及浦东食物城,是个快餐店云集的区域,每天午时,邻近商务楼里的白领蜂拥而至,霎时就把这些小店塞得满满当当。在拥堵的人群中,几支身着鲜亮色冲锋衣的送餐队伍格外显眼――蓝色的饿了么和达达、黄色的盒马、白色的百度外卖、橙色的美团……在这长久 短少的用餐时间,这些年轻人忙着从手机上接单,采买,然后送餐。

  之前,餐饮外卖都由店家本身派人送货,即使是第三方外卖平台,也只是起到一个信息通道作用。但从客岁开始,专业的第三方配送队伍遽然大量涌现。这背地,是资本对O2O平台的热捧。

  然而,外卖配送注定是个折本的买卖。艾瑞发布的《2015年中国外卖O2O用户报告》显示,午餐时段(11:30-14:00)和晚饭时段(17:00-21:00)是我国网民外卖叫餐的最主要时段,用户占比分别达到84.7%和64.3%,远高于其他时段。这就形成了订餐集中时间段配送人力缺乏 不置可否的问题。饿了么自称日定单超过100万,若是每位配送员日30单的平均配送销量,这就需求至少雇用3万名配送员。每单若是3元的配送利润,每位配送员一天仅能产出90元收入,即使局部返给配送员,收入也是低得可怜。而事实上,从雇用广告上看,一个外卖员每月底薪都在三千到四千元,但需完成600单配送。加上置装、交通工具以及不测等费用,第三方配送的收入较着没法笼罩本钱 撑持,而且配送规模越大,边际本钱 撑持其实不递加,人员本钱 撑持却会逐年上升。

  看起来外卖配送模式是没法形成自我造血功效的,那么为什么资本依然如此追捧?例如饿了么,客岁一年就完成四笔融资,共20亿美圆。很大的原因,是遭到了滴滴、快的等打车软件的启示。跟外卖类似,打车软件在出租车叫车营业上也是没法实现红利的,由于无论是向司机免费仍是向乘客免费都不现实。但是,滴滴和快的却分别遭到了腾讯和阿里的青睐。由于在这两家公司看来,打车软件是黏性很高的领取场景,对微信领取和领取宝的地推来说事半功倍,所以两者分别向两家平台入股。致开初两个平台合并也需获得两大佬的首肯。

  外卖平台显然也是在朝着这一路径发展――充任BAT的马前卒。4月13日,阿里巴巴及蚂蚁金服以12.5亿美圆入股饿了么。而客岁,阿里及蚂蚁金服投入60亿元回生了口碑。但口碑外卖定单量离第一梯队仍较远,这才使阿里决心入股饿了么。这样一来,阿里系的饿了么-口碑,腾讯系的美团-,百度系的百度外卖-糯米网,在一个新的擂台上进行PK。转眼间,外卖O2O平台也成了BAT的全国。

(责任编辑:柳苏源 HN091)